科技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VR

高位截癱丈夫撥打110逼患難妻子離婚

VR
来源: 作者: 2019-06-07 15:18:30

  高位截瘫丈夫拨打110逼患难妻子离婚

  在章丘市绣惠镇回一村,41岁的农妇刘玉芬照顾高位截瘫的丈夫王长勇已经两年多了。但最近,两人却闹起了离婚,丈夫为此不吃不喝,甚至还打110报警,这是为什么?

  26日上午,走進了回一村劉玉芬的家中。

  跟周围整齐的院落相比,刘玉芬家的院子有些破旧。北屋的三间小房,王长勇的父亲出生时就建好了,到现在没有翻盖过。去年,还断了一根檩条,成了危房。

  王长勇躺在一张用钢管焊接的病床上,一根导管从被窝里伸出,不断将黄色的尿液排入挂在床沿上的收集袋里。这张病床,是王长勇女儿的同学凑钱买的。现在,这位16岁的姑娘已经辍学了,在河北一家眼镜厂打工,挣钱养家。两张床、几把椅子、两个柜子、一台破旧的电视,是屋里全部的家当。

  实际上,在2009年之前,这个家庭在当地还算殷实。王长勇跑货运,一个月能挣3000多块钱,家里还有三亩地,自己种的粮食够吃了。一个闺女、一个儿子,和和美美,正准备翻盖房子。然而,这一切,都被2009年1月6日的一场车祸改变了。

  那一天,王长勇像往常一样跟着货车外出拉货,刘玉芬在家中陪着患有过敏性哮喘的儿子打点滴。横祸发生——王长勇跟着的货车,为躲避迎面驶来的汽车,一头栽进深沟,车上其他两人当场死亡,王长勇虽捡回来一条命,但却因为伤势过重造成高位截瘫,从此生活不能自理。

  “天塌了”。回忆起那段日子,刘玉芬总是用这句话,一家人,仿佛从天上掉到了地上。

  但她没有就此放弃。

  每一天,她给王长勇喂饭,把好吃的都留给他,给他擦洗身子。200多斤重的大男人,一开始帮他翻身很费劲儿,渐渐地竟也习惯了。

  日子很苦。女儿辍学打工去了,婆媳俩靠做厨师帽挣点零钱,做一个给1分钱加工费,俩人忙一天也就做六七百个。王长勇还不能断了药,即便是最便宜的,一个月下来也不是个小数目。

  她渐渐习惯了这种生活,等着孩子长大,等着日子好转。丈夫却在这时提出了离婚,刘玉芬不同意,他就不吃不喝,甚至拨打110报警要求帮助。

  他只有一个理由,想让妻子跳出火坑,她应该有自己的幸福,她还年轻。

  她拒绝了。理由也只有一个,他对我太好,我放不下他。

  一边是常年卧床的丈夫王长勇,一边是愁眉不展的妻子刘玉芬。

  说啥也不会离婚

  :说真的,有没有想过离婚?

  刘玉芬:没有,说啥也不能离!离了婚,孩子咋办?他咋办,只能自生自灭了。

  :你已经照顾他两年了,如果他一直就这样躺在床上,你会不会很累?

  刘玉芬:我这辈子就该让他支使我。他对我太好了。

  :咋个好法儿?

  刘玉芬:没出车祸的时候,他在外边跑车,常年不在家,但挣的钱都交给我;不跟俺打仗,孩子生病了他也跟俺一块去给孩子打点滴。

  :还有吗?这就是你眼中的幸福?

  刘玉芬:别的俺没想过。两个人只要能这样过,就挺好了。我这个人容易满足。

  :他跟你提出离婚的时候,你咋回答的?

  刘玉芬:我是说啥也不能答应他。我就劝他,比起那起车祸里死的那俩人,咱能活着就算是命大了。活着就有希望,咱还有孩子,孩子大了,生活就好了。

  :对你来说,他是拖累吗?

  刘玉芬:有他在,只要他能说话,我有啥烦事恼事跟他说说,总比跟外人说好吧。他啥也不用干,只要跟俺说句宽心话,就是最大支持。

  谁也没法代替彵

  :听说邻居也劝过你离婚,再招一个上门女婿帮你扛这个家?

  刘玉芬:有人劝,俺婆子妈也这样劝。俺死活不愿意走这一步。他活着,俺不走,他不在了,俺也不走这一步。俺还有孩子呢。

  :他如果一直躺在床上,真的就像他自己说的,是个“废人”了。

  刘玉芬:俺丈夫对俺来说就是天。他残了,这个家的天就像塌了。俺跟孩子,也从天上掉到了地上。不过,只要他活着,有口气,那怕躺在那里,孩子还有个亲爹,还是个完整的家。再找那个男的,也没法代替孩子的亲爹。

  :这个家不需要一个顶梁柱吗?

  刘玉芬:就像他们说的,再找一个,生活在一个屋檐下,俺对象心里能好受吗?一个大男人,有自尊。他心里别扭,我心里也别扭,孩子心里更别扭,这日子能过好吗?

  “宁愿是我残废了”

  :你觉得,你丈夫是真想跟你离婚吗?

  刘玉芬:不可能。他这是为我想。怕我吃苦,怕我老了没人管。你想想,换了是咱躺在床上,咱也愿意他守在跟前不离开。

  :他跟你说过真实的想法吗?

  刘玉芬:说过。有一回,他一边哭,一边问我:老刘,你能不能陪我到死啊?我说你放心,我死了也不会让你死,我一准儿伺候你到咱都爬不动了。

  :假设说,换了是你现在躺在床上,你丈夫会这样照顾你么?

  刘玉芬:肯定会。他心好,善良,是个好人。我倒宁愿是我残废了。

  :你丈夫说,他对你很感激。街坊对你的评价也挺高,都觉得这样的媳妇打着灯笼难找。

  刘玉芬:夫妻俩不就是要帮扶着过日子吗?要不结婚干啥?街坊邻居都给他捐款,我这个至亲的人,能放下他不管吗?

  孩子长大要报恩

  :听邻居说,你去年有段时间精神状态不大好?

  刘玉芬:差一点疯了。那个时候天天哭。他出事那年,我娘家爹没了。我跑到坟头上哭了一场,说是哭爹,实际是哭我自个儿,我命咋这么苦?

  :压力太大了。

  刘玉芬:他躺在床上,孩子又生病。有天半夜,房子的檩条断了,咔嚓一声,我真怕房子塌了砸着孩子。精神紧张,一会哈哈笑,一会哇哇哭,要精神分裂了,来我家的人看到都害怕。

  :怎么调整过来的?

  刘玉芬:我就一个劲儿对自己说,我不能疯,我要是疯了,这个家就真垮了。一个瘫子爹,一个疯子娘,俩孩子还咋活啊?俺闺女也安慰我,说妈我出去打工,我在外边一个钱都不花,都给你,我管你,你可不能疯。

  :哭多了,对眼睛不好吧?

  刘玉芬:眼现在看东西看不清。现在不哭了,哭够了,眼泪没有了。

  :多朝前边看,困难总会过去的。

  刘玉芬:我就这样安慰我自己。俺有孩子,孩子大了日子就好过了。这么多人帮俺,等俺孩子大了,他得把人家的恩情还给人家。

  这就是爱,“都说老来伴,我不在了,她老了谁照顾?”

  越是感激妻子,王长勇愧疚越深 “媳妇赶都赶不走,能不知足吗”

  说起逼妻子离婚的事儿,躺在床上的王长勇紧憋一口气,忍住了眼泪,但眼圈还是红了。

  他不想离开妻子,谁都看得出来。他也承认,对妻子很有感情,很感激、很愧疚,也很依赖。但提出离婚,也是真的,原因是“我不能太自私了,她该有自己的幸福”。

  自从两年前躺在床上,王长勇失去了活动能力,最常做的事,就是躺在床上看电视。

   

  1 [2]下一页共2页

中医月经量少的原因
益母颗粒一般吃多少天
益母颗粒怎么喝

相关推荐